只见男子已经换了其他的工作

愿望之地“好像到了个奇怪的地方呢。”看着周围近乎完全的黑暗,悉业不禁苦笑着喃喃自语。原本跟以往一样,一行人进入了在商店那儿的大门,准备进入下一个世界,但哪晓得,这次却来到了一个异样的世界,周围完全黑暗,看不到任何事物,包括悉业自身在内。不仅如此,原本应该跟在旁边的人,这时也全都消失了,那并非是单纯的黑暗,而是一种连黑暗都看不到的黑暗,没法听、看、闻、感受……仿佛五感完全丧失般的黑暗。圣音、葛叶……甚至是原本应该一定会跟在身旁的黑色回忆,这时也都不见踪影。如果是一般人,或许早就已经慌张起来了吧,但是悉业却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,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。也不知过了有多久,因为身处在这个世界中,无法感知时间的长短,只见周围微微产生了些许的光亮,前方顿时呈现出一条道路来。一位身着黑色晚礼服的艳丽女性,从对面缓缓走到了悉业的面前来,女性外观年约二十四、五岁,但却拥有着超越这个岁数的妖艳感,身材高挑且玲珑有致,配合身上剪裁大胆的服装,露出了光滑的肌肤,着实会让男人目不转睛。“真是稀奇,竟然有人可以冷静的等到这时。”女性说着,露出了跟外貌一般艳丽的微笑来。那是极美的笑容,充满着莫名的诱惑力,如果是普通男人面对这样的微笑,大概再冷酷的人,都不禁微笑以对吧。“而且想不到是个帅哥呢,以往能来到这儿的人,多半都是老头子或者是中年人了。”女性说罢,用着充满了挑逗性的眼神望了望悉业,但他却无动于衷。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你又是谁?”“这儿是我的世界,而我则是这里的主人‘化乐天’。”“……天主吗?”听到女性表明身分后,悉业便有拔枪的准备。自称化乐天的女性微微摇头:“先别急着跟我打,搞不好我能实现你要的东西喔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“我这里是专门给旅人们实现愿望的地方,所有的愿望,都能在此实现。”“交换的条件呢?”“没有……只要能来此地的人,都拥有要我实现愿望的资格。”“限制呢?”“什么限制都没有,不管多大的数字,多广的区域,多么复杂的愿望,只要说出,一定办到。不过唯一条件,必须把自己的愿望具体说出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“比方说想成为最聪明的人,就要告诉我那是多聪明。想要有钱,也要说出有多少钱。但不管说得多夸张,只要能讲得出来,我就可以帮你办到。”“听起来确实很吸引人。”“既然如此,那你想好要许什么愿望了吗?”“可以先让我看看吗?”“看什么呢?”“其他许了愿望的人,他们的现况。”“当然可以啊,其实有这要求的人,你并不是第一个呢……跟我来吧。”说罢,化乐天转过身去,往前方的大门处走去。化乐天宫在化乐天带领下,悉业通过了那条走道,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像是个人办公室的房间中。那是个充满了个人特质的空间,周围用颜色高雅的壁纸装饰,再搭配上了许多的名画,与其说这是天主的宫殿,更像是些知名企业家的个人办公室。“是不是感觉应该要更宏伟一点才是呢?”不等悉业开口,化乐天便如此说着。“那是你的自由,跟我无关。”悉业用着冰冷的语气回答着,而对方倒也并不在意。当悉业坐到了一旁看似昂贵的沙发上后,桌上立时出现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。“不用惊讶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需要什么,就立刻会显现出来,当然……都是正面的。”化乐天如此解释着,当然,悉业并未有任何惊讶的感觉。就在这时,只见沙发前的桌上,又出现了一个新的事物,那是一本相簿。不等悉业伸手,相簿就已自动打开,里头排列着一张又一张的相片,底下还写着一些注解,如人名、许愿日期、所许下的愿望为何等等的记录。“这相簿里记载了所有来这许过愿的人,不仅如此,只要你碰其中一张相片,就可以进入他们的愿望之中体验。如何,很棒的服务对吧?”化乐天如此说着,但悉业却未回答。看了看相片,里头有男有女,年纪多半是成年至老年,每个人所许的愿望也都写的很清楚,大致上不外乎“金钱”、“权力”、“知识”、“女人”、“男人”……之类的事情。“你可以许跟别人一样的愿望,也可以自创愿望,只要你想得到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“我记得以前也曾经有人跟我说过一样的话。”“你是说另外一个世界吧?那个满是浓雾的世界。”〈注:请见第二集第一节。〉说着,化乐天用微微狡诈的神情微微一笑。“你说的我都晓得,不过我的层次可没他那么低,我能给你的愿望,是更纯粹的,不需要你用任何事物来做交换,也不需要臣服在任何人之下。”“看样子……如果不先体验一下,是无法理解你所说的。”说罢,悉业看了看眼前难以数计的照片:“这么多我也不知该如何选择,还是你来介绍吧,把你觉得最好的几个愿望,展现给我看看。”听到这句话,化乐天微微一笑,同一时间,相簿开始自己翻动了起来。愿望。成功一瞬间,悉业与化乐天被传送到了一个看似寻常世界中的大楼里头,科技上似乎是属于电力的时代,从窗户往底下望去,可以见到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。“就是他了。”突然,化乐天朝着前方某处指了指。朝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,悉业见到一个坐在办公桌前的青年男子, 二人麻将真人棋牌游戏男子大约三十出头, 手机能赚钱的麻将游戏平台外观看起来颇有英气, 幸运飞艇平台网上投注这时正在努力工作着。“他许了什么愿望?”“他希望可以永远享受成功的乐趣。”“什么样的成功?”“一切,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平台只要他想做的事情,他就会成功。”“那样……不是很无趣吗?”“不,他许的愿望很完整,他希望自己的成功是在努力之后才得到,所以不会觉得那是自己的愿望给予的。而且他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对我许过那个愿望。”当化乐天这么说着的同时,周遭的一切仿佛快速的改变着,站在原地的悉业,可以清楚见到男子的际遇,他努力工作,升职、加薪,但却又觉得光是当员工不能满足,于是辞去了工作,自己创业,又过了几年,努力让公司扩大。男子的事业,并不算是完全的顺利,这大概是他自己要求的吧,但是所有事情都在努力之后可以克服。“这会延续多久?”“永远,除非他不想要继续下去。”“不会厌倦吗?”“如果他厌倦了工作赚钱,可以自己去选择其他的事情,但都会在努力之后成功。”正当两人如此对话之际,只见男子已经换了其他的工作,他不再赚钱,而改去从政,就如他的工作一样,只要他努力,只要不投机,他就可以成功,当上了一个难得的优良政治家。“这就是他许的愿望,用正当的方式来得到成功的喜悦,你觉得呢?”“看起来确实不错。”悉业说着,微微点了点头。确实,眼前的愿望,比起一些人许什么想要女人、想要钱的愿望,更加的正面且有意义,然而,明知如此的悉业,却还是感到有所不足。“但这并非是你想要的对吧?”不等悉业开口,化乐天便慧黠的一笑。“没关系,这只是个开始,我会让你看到更好的。”愿望。自由“如何?这儿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喔。”来到另一个空间时,化乐天半开玩笑的说着。这是个看似极度淳朴的草原,地上满是发出芬芳香气的花草,天空异常蔚蓝,艳阳高照却不显得燥热,凉风轻拂又不让人觉得有些许寒冷,气候环境异常清新。悉业与化乐天这时站在坡地上,往下望去,可以见到一间小小的草屋。就在这时,一个身穿白色布衣、散着头发、看似仙风道骨的男子,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。男子见到了两人,丝毫没有一点讶异,反而露出了爽朗的笑容。“好久不见啊,又有新的人要来?”“还不确定,只是带他来看看罢了。”化乐天如此回答着。这种感觉,行业资讯对悉业而言,还挺像是房屋仲介商介绍房子时遇到邻居似的。“小伙子,年纪轻轻就能跑到这里,很不错嘛?要不要跟我喝一杯呢?”“不用了。”“不爱喝酒啊?没关系,那跟我对几句诗?不然跟我比一下剑如何?”“不用了。”连续两次,悉业冷冷的拒绝了对方的邀请。原本以为,对方会有些不悦的,但谁知他只是淡淡一笑,随即翩然离去。“我去找那姓庄的家伙喝酒去了,听说他又死了老婆,我跑去跟他庆祝一下。”当他说完这些话时,人早已经走远了,当真是千里不留行。那样潇洒的神态,绝非刻意造作,就连悉业也不禁觉得厉害。“他以前是个诗人,爱喝酒也要使剑,好像外号叫红莲还青莲什么的……”化乐天这么说着,但悉业并不去理会,只是问道:“这儿是什么样的地方?”“自由。这是一群向往自由自在生活的人住的地方,因为想法相似,所以就索性在同一个空间了。”说着,化乐天朝着另一个方向,一个接着一个的指了指。“这儿是刚刚那人住的地方,那边是个叫奥修的老头住的,不过他个性比较歇斯底里,你不会想当他的邻居;对面过去是个明明不大却总称自己为老子的人住的,个性比较孤僻一点,总是跟人老死不相往来;后面是个叫庄子的,不过他人很奇怪,总是喜欢庆祝自己老婆去世,可能是被老婆管太严了吧。”“这些人向往的是自由?”“没错啊,他们原本来自的世界,人都太喜欢管制别人了。每个人彼此束缚彼此,什么都想要管,比方说:”什么叫做正义‘、’什么叫做对‘、’什么叫做好‘,甚至连今年大家该穿什么叫流行都要管。““听起来还真的挺惨的呢。”“就是这样啊,所以他们开始旅行,并且来到我这儿,让我给了他们这个世界。”化乐天说着,露出了颇为满意的笑容来。“这里没有人会管制彼此,当然也不会有?为了改变他人去伤害人,没有所谓的斗争,每个人都极度的自由,而周遭环境又能维持食物与饮水,不会有任何的困扰。”“听起来真的很不错呢。”“你也这么觉得喔,那这样的话,你想要选择……”化乐天才正打算要问,但却见悉业只是缓缓摇了摇头。“这儿确实好,不过对我来说还不够好,我想再看看别的。”愿望。伴侣另外一个空间,跟之前的现实迥异,是个仿佛缥缈虚幻的世界,周围的一切景象,全都被七彩的云气给包围了起来,灿烂的光辉布满着四周,朝四面八方看去,能见到一颗颗像是气泡般的光球,仔细一瞧,光球里的全都是成对的男女,神情皆是异常的恩爱。每个光球里头都有一对爱侣,每对爱侣神情都异常的幸福,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温暖。“这又是什么?”“他们许的愿,是能与所爱之人永远在一块。”化乐天对悉业如此解释着。“他们在原来的世界中,都是非常恩爱的夫妻、情侣,为了能够让两人一起得到永远的幸福而旅行。”“于是他们来到了你这儿,并且说出了这个愿望?”“正是如此。我给了他们这个世界,他们可以跟自己所喜欢的人在里头永远的长相厮守,谁也无法干扰。”“这样不会厌烦吗?”“他们的愿望之一,就是不会感觉到一丝厌烦。”“这样……是所谓的爱情?”“对他们而言……我想是这么被理解的吧。”“我在另外一个世界学到的,所谓的爱,绝对不是像这样,两人占有着彼此,永远的腻在一起,对他们来说,他们喜欢的是彼此之间那么的靠近,而不是真正的爱着彼此。”“就算是那样,只要他们如此选择,并且觉得那是幸福也就够了。”化乐天说着,露出了一种有些许无奈的笑容来,而悉业却只是苦笑。“该说是幸福还是痛苦呢?”“这……大概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吧。”“不过,我想这儿不可能是你要的,毕竟……你并没有带着任何人到这里来嘛。”语罢,她便将悉业带往下一个空间之中。极短篇三气人排行榜有个世界,悉业曾经在那里停留极短暂的时间。那是个不到十坪的世界。里头摆了二十台的电脑,二十台电脑前共坐了二十个人。几乎每个人,都紧盯着萤幕,拼命按着手中的滑鼠。“请问你们在干什么?”悉业向最靠近自己的人这么问着,由于人多,姑且称呼为“a”吧。a:“我很忙!我在投票啊!”悉业:“为何而投票?”a:“当然为了胜利啊。”悉业:“胜利?胜了有什么好处?”a:“胜了就是胜了啊。”悉业:“那你在投票给谁?”a:“当然是我自己啊,不然难道还有别人吗?”悉业:“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a:“因为我现在才第七名,第六名那小子才赢我十多票而已。”悉业:“只赢你十多票所以不算赢你?”悉业用着充满怀疑的语气问着,而男人则是拼命按着滑鼠点头,没有继续回答。于是,对话结束。接着下来,b也好,c也罢,几乎每个人都做着同样的事情,帮自己投票。每个人的理由都很充足,那就是“某某人才赢我多少票”。只见几乎每个人满脸涨红,谁都想多点几下赢过别人,每个人彼此仇视着,眼中只有睥睨。每个人眼中都是怒火,都因对方的接近或赶上而生气着急。“真是奇怪的人们呢。”黑色回忆不禁这么说着:“要比的话就会有胜败,明知道如此,为什么看不开呢?”“因为瞧不起彼此吧。”悉业说着不禁苦笑。“人总会认为自己应该拿到的比较多,自己比较重要,而不懂得尊重别人。”说着这句话的时候,黑色回忆突然发现有个人虽坐在电脑前,却没有什么动作。走近一看,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管电脑上的排行。悉业:“你第几名?”d:“谁晓得,反正在榜上。”悉业:“为什么不帮自己投票呢?”d:“因为我上面那一名比我多出了三票。”悉业:“所以?”d:“所以我输了,不然呢?”悉业:“也对。”说罢,悉业转身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世界上没有不该赢过自己的人,只有因为不服输而心怀憎恨的自己。极短篇四欢迎批评曾经有个世界,悉业在那里停留过极短暂的一段时间……那是个乍看之下很正常的世界。但正如字面上的意思,正常仅止于乍看之下。城市之中,人来人往,却不知为何,每个人背上都贴了很多字条。字条上头写了些字句,内容非常的丰富,但总体看来,却都是褒贬用的话。好的例如:“乖孩子”、“有礼貌”、“大方”、“热心”、“英俊”、“美丽”……这些夸奖话。坏的则如:“流氓”、“不知廉耻”、“不要脸”、“粗鲁”、“政治家”……这些骂人话。正当悉业与黑色回忆为此感到难以理解之际,忽然却又见到了令人讶异的画面。只见有个人在路上跌倒了,一旁有个人见了,不去扶他,反而是在他背上贴了张“冒失”的字条。被贴的人很生气,站起身便贴了张“没同情心”的字条。于是,两个人吵了起来,一旁的路人们看不顺眼,便在两人的背上都贴了“吵闹”的字条来。另外一边,只见两个像是朋友的女人巧遇,姑且称做a与b吧。a、b两人寒暄了一阵子,都拼命夸赞着对方变漂亮了。于是,a拿出了“美丽”的字条来贴在b的背上。但b拿来贴在a背上的,却只有“还满漂亮的”。于是,两人也吵起来了。a很显然不满意b对自己的外型做出了仅止于“还满漂亮”的评论。a拿了张“丑陋”贴给b。b则拿了张“难看”贴给a。正当悉业与黑色回忆因为眼前的景象而目瞪口呆之际,一个老者缓缓走了过来。“年轻人,看你的背上毫无批评,你应该是刚来的人吧?”悉业转身,对老者点了点头。“那些人在干嘛?”“给别人批评啊。”“为什么要给那种东西?”“因为人有批评才会有进步。”“互相要求着对方的认同,然后在对方不认同自己的时候也不认同对方,这样的态度叫做进步?”“你错了,他们都是善意的。”老者说着,摇了摇头。“跌倒的人被贴冒失,是对方要他以后小心点,而那两个女人也在互相鼓励彼此要更美丽啊。人只要被批评了,就会试着去改进自己,这样人才会进步啊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悉业说着,不禁苦笑了起来。“年轻人,看你挺聪明的,我就帮你贴一张‘聪明’吧!”“不必麻烦了,我不需要那种东西。”听到这句话,老者勃然大怒了起来。“你说这什么话?想当年我拼命做一堆事情,都很难被人给一个好批评呢!你竟然这么自大?”说着,老者拿出了一张“自大”来想给悉业贴上。然而,悉业却没理会老者快步离开了。“不用说……该离开了对吧?”黑色回忆说着,不禁大大叹了口气。“真搞不懂这样到底有什么好玩的?”“人需要被认同,才会有存在的感觉。”“可是为什么当你拒绝被他们认同时,他们会生气啊?”“因为他们活在这样的价值观里,所以不希望我来破坏。”“真是麻烦呢。”“对啊,需要彼此给予认同的世界……”说罢,悉业苦笑着叹了口气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一个人的价值,并不在于其他人的给予,真正能认同自己的人,也只有自己而已。请继续期待《非想转生曲》续集

  目前WTA排名第97位的萨曼莎·斯托瑟(Samantha Stosur)已经在职业巡回赛上呆了很长时间,她知道当比赛重新开始时,一切都将不同。“我现在可能比年轻的时候更欣赏网球了,”这位澳大利亚人在接受《欧洲体育》杂志(Eurosport)的采访时告诉芭芭拉·谢特(Barbara Schett)。

  新华社北京5月19日电(记者王茜、罗沙)房屋买卖交易流程复杂,疫情期间办理贷款、办理过户、支付房款、房屋交割等各个交易环节都可能受到影响,怎么办?

,,真人棋牌在线游戏平台
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