悉业再度将话题转回到了广明身上来

初恋情节“我喜欢你,请跟我交往!”当悉业等人才刚从通往这个世界的大门中走出的那一瞬间,就听到了一个男子大声地说着。“欸……”当场,就连身经百战的悉业,也不禁呆立在原地。“悉业,有人跟你告白耶,还不赶快回答人家?”听到男子的话,葛叶立即对悉业这般说着,但在这同时,“爱别离”也已经顶着她的下巴。“你……你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看着突然出现的悉业等人,男子似乎显得讶异与尴尬。这时候,黑色回忆看了看四周,这才发现到,一行人进入这个世界的地点,似乎是个校园中的无人角落。那是学校与后方的树林交界处,平时极少会有人出现在此的。“我们是旅人,不小心经过于此。”圣音对着还处于惊恐状态的男子这般解释着,这才稍稍让他冷静了一些。男子不到二十,戴著书生气息的眼镜,穿着正统校服,虽然不丑,但却也很难称之为帅,全身上下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─“普通”。简单说来,如果以校园漫画的角度去陈述,那么眼前这男子,就是偶尔会出现在主要角色的背景之中,读者们对他会觉得有印象,但却死也喊不出他名字的那种人物。“我叫广明,是这个学校的学生。”可能是一种习惯性的礼仪吧,男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来。“这么普通的外表,配上这么普通的名字……还真是不简单呢!”葛叶忍不住这么说着,这个自称为广明的男子,不禁低头,尴尬的苦笑了一下。“连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这么说啊……看来我果然是不可能的吧。”如同自言自语般,广明对着自己如此喃喃说着。“什么事情不可能?”突然,悉业问出了这个问题来,可能是因为语气太过直接吧,广明愣了几秒后,才发现悉业在问他。“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。”“你就说嘛!”大概是觉得广明困窘的态度很有趣吧,葛叶死缠着要求他讲。“真的没什么啦。”“说嘛,你就说出来让大家笑笑嘛……”“……嘴还真毒啊。”听到葛叶的话,众人心中都不禁同时有了这般想法。“如果真的不想说,其实你早就离开了吧。”“……对啦,我确实希望有个人可以听听我的烦恼。”被悉业道破了心中的想法后,广明也不再嘴硬,苦笑了一下后,点头承认。这个世界最重视的东西是爱情─广明如是说着。“爱情是一种很重要的指标,不管是要上高中也好、要考大学也好,甚至未来在职场上,爱情数值都是最重要的指标依据。”广明进一步解释着,就如同某个世界重视学历,某个世界重视体能一样,这个世界所重视的,是名为爱情的情感。“从国中开始,我们除了学习基本该有的知识之外,主要就是在学习关于爱情的事情,像是正常的男女交往啦,各种人与人之间该有的礼仪啊……总之我学到的许多事情,都为了以后可以谈恋爱。”“真是的,恋爱有什么好教的啊?这应该谁都懂吧?”听到广明的话而这么说的人,偏偏是在场众人一致认同最没资格的……“你这只狐狸精懂什么恋爱啊?”“我怎么不懂了啊?恋爱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?”对于黑色回忆的话,葛叶用着理所当然的态度反问着。“男人所谓的爱情,还不就是脱了女人的衣服,然后开始摸一摸、抱一抱,然后就上……”“喂!”不等葛叶把话说完,其他人就已经出声阻止。“狐狸精就是狐狸精,脑子想的就只有这个。”“不然你说说爱情是什么嘛。”“呃……总之是两个人互相喜欢,然后在一起嘛!”“对啊,照你这样讲,那我说的也没错啊。互相喜欢在一起,然后就……”“……总觉得是错的很离谱。”正当葛叶与黑色回忆斗着嘴的同时,悉业再度将话题转回到了广明身上来。“请问,你刚才是在?”“喔,你说刚刚啊……我在练习告白。”“告白?你是指跟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子表达心意?”面对圣音的问题,广明靦腆的笑着点了点头,但却又叹了口气。“不过我知道自己大概没啥希望啦,毕竟我长得不帅,头脑只是普通,爱情数值更是低……至今还没跟任何女孩交往过。”“干嘛在意这个,总是会有女孩喜欢处男的啊。”“我指的不是这个啦!”面对葛叶露骨的语句,广明显得十分的尴尬。“我喜欢的女性她很美丽,是许多人暗恋的对象,在学校中也被很多人告白过,不过都被拒绝了。因为那些人都是学校中爱情数值很高的人,所以我想……她的眼光一定很高,一定不会接受我这样的人啦。”说罢,广明深深地叹了口气。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还在继续练习呢?”“这个啊……因为我想就算一次也好,让她笑着对我说句:”你是个好人,但我不能跟你在一起。‘其实也不错。“说罢,广明无奈但却又有些幸福的傻傻笑着。多数的恋情当与广明道别之后,悉业决定要去这所学校的其他地方看看。一行人于是来到了校舍之中。乍看之下,这是个很普通的学校,但仔细看就不难发现,这所学校情侣的比例异常的高。现在或许是休息的时间吧,校舍之中男男女女随处可见。他们多半都是成双成对,不过其中也有人形单影只,而令人觉得讶异的,是有人更是群芳围绕,或者万绿丛中一点红。“这样不是很奇怪吗?”黑色回忆指着前方一群男生围绕着一个女性的景象说着。“难道那个女生正在跟这一群男生交往吗?”“……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说罢,或许是被引起了好奇心吧,悉业朝着那边走去。那儿是个供学生休息聊天的小凉亭,这时候里头却挤满了人。中央一个女性,大剌剌地坐在凉亭的椅子上。一旁则是围满了男性,如同无数绿叶包裹着一朵鲜花般。因为男性的人数着实不少,因此当悉业等人靠近时,并没有什么人会刻意发现到。中央的女性,年约十八、九岁,有着一头秀丽的金色长发与白皙皮肤,水蓝色的眼珠相当的动人,尽管身上穿着的是学校制服,但却相当技巧性的缩短了裙子的长度,坐在男人中央的石桌上,微微抬起的双腿修长而纤细,着实是个美人胚子。不过光以外表而言,或许葛叶更胜她一筹,可是她有一种凌厉却娇媚的气质,则是葛叶所不及。“好渴喔。”当女性说着的同时,一个男性立即抢着说了声“我去买饮料”,随即便开心地跑走了。而当女性说了声“好热喔”的时候,就有无数人抢着替她煽风。女性一打算起身,每个男性都想要扶她,但她却推开了所有身边的男性,迳自往前走去。“我想要一个人,谁都不准跟来。”当女性这么说完,原本打算跟上去的男子们,都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来,但却只能乖乖听话。“哇,好像比养狗还听话呢。”黑色回忆不禁这么说着,但或许这群人并不这么认为吧。当女性的背影完全消失在男子们的眼前后,他们这才仿佛稍稍回过神来。而就在这时,悉业上前与他们之中的几人交谈。“刚刚那女孩是什么人?”“是我们心目中的女神啊。”男子们陶醉似地说着,这样的回答不禁让悉业微微皱起了眉头。“她叫做‘丽绫’,是我们学校的七朵名花之一啊。”一个还稍有理性残存着的男子,如此回答着悉业的问题,但这答案同样让人莞尔。“……先不提是谁取这种俗气名字的,为什么她会这么特别?”“你刚刚没看到吗?她那种气质,还有那美丽的脸庞,越看越让人着迷啊。”“不只是这样呢,她还常被邀请参加mtv的演出呢,可说是我们学校的大明星呢!”“说到这个就不能不提,她上次参加了外面的选美,可是用压倒性的优势得到第一呢!”“还有还有,上次她生日的时候,听说她父亲送了她一套镶满钻石的礼服呢。”男子们仿佛被启动了什么开关似的,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,仿佛丽绫是个大明星,而他们则是追星族般。不过总括而言,丽绫会受欢迎的理由,大致可以分成几个:“美貌”、“名气”、“背景”和“d罩杯”。“这样说起来的话,现在在这里的你们,都是喜欢着她啰?”“当然啊,说喜欢还不够,我们都是非常爱她的人!为了她我们可以做到任何事情!”男子们有些激动地说着,他们仿佛以为,自己在这儿讲这句话,丽绫也会知道一般。“如果是那样的话……她也爱着你们吗?”“当然爱着我们啊。”原本以为这句话会让他们犹豫的,但谁知男子们毫不考虑的点头回答着。“可是她对你们的态度并不好啊。”“那是她表达爱情的方式。”“没错,她虽然看起来对我们很凶,但实际上对我们很温柔。”“对,我们能够理解,所以知道她一定爱着我们。”“原来如此啊……”听到男子们这般地说着,悉业不禁点头苦笑。“那……你们觉得,她最爱你们之中的谁呢?”听到这句话,一瞬间,男子们顿时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说话。过了好半晌,男子们彼此互看了一下,突然,有人抢先开口了。“我觉得她最爱我,因为上次下大雨我借她雨伞后,她笑着跟我说‘谢谢’呢。”“你放屁!她最爱的是我才对!我上次把一整套动画送她,她很高兴呢!”“你们才在乱说!我帮她写了整整一学期的功课,连考试都写她的名字让她高分,她最爱的一定是我!”“谁说的?你们有像我一样天天帮她提书包吗?她最爱的应该是我才对!”男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,谁也不让谁,每个人都在强调自己对于丽绫而言的重要性。看着这群人几乎吵起来,圣音不由得叹了口气。“结果到头来……那个女孩是在玩弄他们啊。”“或许是彼此玩弄吧,女孩用男生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,而男生们也是如此。每个人都为了成为对方的‘特别存在’而努力着,每个人都是为了‘自己’而拼命做着自以为是为了别人的事情。”“这……就是爱情的一种?”“……我不晓得,不过……理论上来说大概不是吧。”说罢,在看了这群已经开始大打出手的男生们一眼后,悉业离开了此地。爱情比赛在校园中逛了一圈,但悉业等人却没有什么具体的收获。但正当悉业刚刚有了打算就此离开的念头之际,忽然间,不远处传来了热闹的骚动声。就仿佛是什么事情发生般,学生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传播,随之朝着某个方向跑了过去。不用说,悉业等人自然也朝着那边跟了过去。跟在学生们的背后走去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校园中的一处山坡上。山坡上头是块草坪,旁边有个河堤,现在的时间,夕阳西下,充满了浪漫的情调。而在草坪上头有棵巨大的古木,这时候的悉业等人自然不晓得,那是一棵传说中只要有恋人在那儿告白成功,就会得到幸福的神木……不过事实上,根据学校新闻社的研究,在那棵树下告白的情侣,分手率其实并不算低。不过传说本来就是这样,明明实际上是这样,但终究还是有人会相信。也因此,每当有人告白的时候,总是会喜欢选在这类的地方。但缺点也在此,因为每当学生们发现有人出现在这棵树下时,就知道有人要来告白了。只不过,这次的人却远远比平时还要多了许多。朝树下望去,只见一个身材高挑、穿着蓝色套装与白色外套的女性站在那儿。女性长得确实很漂亮,气质也相当出众,因此能够明白,为何会有这么多学生聚集在此地准备看场好戏的心情。只不过让悉业等人有些纳闷的却是,那女性的年纪,似乎比一般女同学略长……“不会吧?那个不是老师吗?”几名同学难以置信般的讨论著。从他们的讨论之中听来,现在等待在树下的,似乎是学校中的老师,而且是许多男学生爱慕,却又高不可攀的对象。“是谁要跟老师告白的啊?难道是我们的同学?”“笨蛋,不可能的啦!虽然学校不禁止这种事情,但是那样的配对,十几年才两个耶!”“这样说的话……要告白的人也是老师啰?”“可是现在有哪个男老师能配上她呢?”“嗯……应该是……啊,来了来了!”突然间,学生群中起了骚动,往前望去,只见一个外面俊秀的青年用着小跑步的方式,朝着树下跑来。从青年的穿着与外表还有学生的反应看来,他似乎是老师,而且也相当受女学生的爱慕。“为什么你在这儿,我跟你约的时间地点,应该是放学后常去的那家咖啡厅吧?”“我知道啊。”女子笑着点头回答。“既然是这样……你这么做又是为何?”青年说着,却突然笑了笑:“我懂了,你是希望我在学生面前当众说吧?果然像是你的作风呢。”青年这么推测着, 能赚钱的麻将游戏但是女子却笑着摇了摇头。“你搞错了喔, 手机能赚钱的麻将游戏合集我是被其他的人给约来这儿的。”“什么?那个人是谁?是其他老师吗?哼……总不可能是学生吧?”说着, 二人麻将真人棋牌游戏青年习惯性地拨了拨头发, 手机能赚钱的麻将游戏平台露出潇洒的微笑,这样的动作引起了不少女生尖叫着。“他快来了,到时候你不就晓得了吗?”女子说完,不再理会青年,只是平静的笑着,眺望远方。而在等待告白者到来的同时,我们将场景拉回到围观学生这边。可能是因为这次的相关人物,都是属于学校中的焦点人物吧,同学聚集的越来越多了,包括新闻社都来此现场转播。“各位观众!我们在这里清楚的可以看到,学校里最受男学生欢迎的女老师,跟最受女学生喜爱的男老师,已经在告白树下就位了!”一个女孩用着模仿记者般的口吻,如此说着。接着,女孩开始做情况的分析。男性,二十七岁,是这所学校年轻老师之一,交往过上百个女孩,爱情数值一百二十。女性,二十四岁,是刚进这学校的女性保健老师,交往过多位男性,爱情数值七十。“这两位是我们学校目前最受欢迎的老师,如果他们能够交往成功的话,那一定是学校的天大话题啊!不过根据现场的状况理解,他们两人似乎都还未向彼此告白,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记者将会为您做最快速的现场报导!”“不管对方是谁,我想他都不会来了。”无视于周围的热闹气氛,青年突然对女性这般说着。“为什么你要这么认为呢?”“因为事实就是如此!”男性用理所当然的态度,直接了当地说着。“或者……其实那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对吧?你只是希望我主动说出口吧?”听到男性这般说法,女子不禁抿嘴笑了起来。“老师你的想法真是有趣呢,充满了强烈的主见,就跟我以前交往过的男性一样。”“你错了,我跟他们不同!”“这句话我也常常听到过呢。”女子不改其微笑,依旧用着平和的语气如此回答着。“看来不管我怎么说,你就是不愿意相信。”男性的神情有些不悦,语气已经从原本的温和,变成了半逼迫的状态。“我绝对是那个可以带给你幸福的人!如果你不好好把握的话,未来后悔的人会是你。”“真是自大的男人啊。”在远处听着的葛叶,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来,当然,对方是不会听到的。而相对于男性的态度,女子依旧还是平静的笑着,但却没有再多说什么。“……对不起,我可能太激动了,我只是希望能给你幸福。”“那种东西……谁也给予不了。”女子说着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“但是两个适合的人在一起时,幸福自然就会到来。”这句话,除了男子之外,包括悉业、圣音等人都听到了。一时之间,悉业的神情出了一丝丝微妙的变化,仿佛,听到了一些他无法了解的领域。“所以我说,我就是那个适合你的人。”男子再度强调了自身的存在:“别等了,那个人根本不可能来!”“如果来了的话呢?你愿意放弃我吗?”“要我放弃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你找到另外一个可以带给你幸福的人,一个比我还好的人!”男子理直气壮地说着,因为他自信,学校的老师之中,没有一个人的条件胜过他,当然,学生更是别提。听到男子这话,于是,女子不再说话,微笑的等待着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但是女子所等待的人,却迟迟没有出现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男子变得有些焦急了起来。正常来说,越是等下去,来的机率应该越小,但是看着眼前的女性却始终没有放弃的神情,男子反而更焦躁了起来。“别等了!我爱你!跟我在一起吧!”突然间,犹如放手一搏般,男子如此大喊着。由于声音着实不小,一瞬间,周围围观的学生们,都不禁惊叹了起来。“终于告白了!老师终于告白了啊!”许多学生们如此叫着,其中还能见到一些女学生,露出了失落的神情来。然而,事情并非到此结束,因为除了告白之外,对方接不接受,也是非常重要的。但谁知,女子在众人的期待之下,缓缓说出口的,却不是任何人所预期的正负面答案。“为什么是爱呢?”“啊?”“为什么说你爱我呢?”“因为……因为我真的爱你啊!”“你非常了解我吗?知道我的一切吗?知道我喜欢什么,想的是什么吗?”“我……我不敢说我知道,但是只要你给我机会……”“如果不知道,那就只是喜欢,而喜欢……并不是爱。你对我的喜欢,只不过是你误以为我是你喜欢的对象罢了。你以为我是怎么样的人,以为我一定会喜欢着你,都只是……你以为罢了。”“你说我……但你不也以为我不适合你吗?跟我交往看看,搞不好我真的适合你!”“……试试看吗?”大概是看到了女子的神情有些动摇吧,男子用着更加坚定的神情点了点头。“那到目前为止……又有多少个女孩跟你试着交往过了呢?”“……我没仔细数过,这重要吗?”“你一定都跟那些女孩讲过刚刚那些类似的话吧?”“……没错,我是说过,不过我跟那些女孩最后会分手的事情不能怪我,是她们无法承受我的爱。”“简单说来……错都是在那些女孩身上啰?”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知道自己有错,不过……我错在自己太爱她们了。”听到这句话,女子只是微笑,不再说话。就在男性急着要挽回看起来大势已去的局面时,突然间,有个年轻的少年走了过来。“啊!是那个……名字很普通,感觉很没存在感的家伙!”葛叶大叫着,因为他忘记了对方的名字,顺道一提,他叫做广明。“老师……”“这是我们老师的事情,学生不要多事!”一看到广明的出现,男性也没多想什么,挥手便要他走开。然而,综合新闻广明却没有乖乖离去。就在这个时候,女子突然转过了头来,看向了广明,露出了一丝喜悦的微笑。“你来了。”此言一出,全场哗然,包括了男子、同学、和悉业等人都不禁讶异异常。“不会吧?那个同学想向老师表白?”“怎么可能?一定会被拒绝的啦!”“话说回来……他是谁啊?”“嗯……以前好像在教室中看过,是我们的同学吗?”围观的同学们讨论声此起彼落,而就在这时,刚刚到来的广明、男性老师跟女性老师,成为了奇妙的三角阵型。“这个……这位同学就是要跟你告白的人?”“呃……是。”广明点了点头,但男性却仿佛没有听到。他只是看着女子,似乎打算完全忽略广明的存在。然而,仿佛是打算以牙还牙般,女性只是看着广明,不回男性的话。那样的眼神跟微笑,在广明眼中看来,仿佛是鼓励他把长久以来不敢说出的话讲出口来。终于,在长达数十秒的酝酿之后,广明开口了!“呃……这样讲或许很奇怪,但是……我喜欢你。不过我只是想讲出自己的想法来啦,你尽管拒绝我吧,不用担心,我已经有心理准备。”口里虽然是这么说着,但是广明却皱起眉头来,似乎是想尽可能的承受待会儿会遭到的打击。“广明……你是个好人,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。”“啊,果然要被拒绝了。”听到女子这么说的时候,众人都已经知道了答案,当然,广明也已经有所准备了。因为一般情况下,女方为了不伤对方的心,往往会讲“你是个好人,但我不能跟你在一起。”为结语。“你是个好人……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交往。”“什么?你刚刚说什么?”告白被接受,但是广明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当然,并不只有他一个人难以相信。“我无法承认!”突然间,一旁仿佛被忽视的男老师大叫着。“这个学生什么都不懂,爱情数值几乎是零,更没交往过其他人,他不可能让你幸福的!”“交往过很多人的人……难道就懂爱情吗?”“难道不是吗?”“如果懂爱情,为什么会一直分手呢?难道跟最多人分手的人,就是懂得爱情的人吗?”“这……总之这小子不会适合你的!”“是你认为不适合的吧?”说着,女子走到了广明的面前来,脸上的神情,着实有着喜悦。“为什么?这小子做了什么让你感动的事情吗?为什么你会答应一个学生的告白?其实你只是……想气我对吧?”“你真的是个自我中心的人呢。”女子说着,终于微微皱起眉头来。“我喜欢他,是因为他真的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,跟一般人所谓的温柔不同,他不做什么自认为为别人好的事情,不会刻意想改变别人,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为了某个原因才对别人好,即使一件事情做了,而别人不晓得是他做的,他也无所谓,这些你能吗?”“我……我难道就对你不好吗?生日时候送你喜欢的昂贵香水,带你去看你喜欢的电影,吃你喜欢的料理,这些难道不是对你好吗?”“我其实并不喜欢那些啊,正确说来……喜欢那些的人是你吧?你只是认为我必须喜欢你所喜欢的东西罢了。至于你过去送我的那些礼物,我就跟你说过不用了,而且我也没用过,随时可以还给你。”“不用了!不用还我!我可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呢。”听到这句话,女子微微一笑,转过身去,便想与广明一同离开。然而,男性却又立即追了上去。“等一下……我还可以追你对吧?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……我们明天一起吃个晚饭好吗?”“……何苦呢?”笑着说完这句话,女子报以一笑,随即便想要离去。但谁知,男性这时再也无法忍住怒意了,冲上前去便想把女子给拉住!然而,这一拉的力量没法控制好,反而把女子给拉倒在地。顺时,女子倒在地上,脚上被石头给划伤。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……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,所以才……这一切都怪我对你的感情太强烈了。”男性拼命的道歉着,虽然不断的用“因为我太爱你”的理由来作为借口。而女性也没多说什么,没有责怪,也没有原谅。广明连忙上前扶她起身,正想离去之际,男性似乎依旧不死心。“等一下……至少让我……啊!”这句话还没说完,只见悉业用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上前来,一拳往他脸上招呼过去!顿时之间,男性整个人被打飞在半空中,数秒后跌落河堤,又滚了数圈,这才瘫在下头的陆地上。“抱歉,多管闲事了。”“其实还好,他确实需要被打击一下。不过……你们是谁啊?”“旅人。”简单解释了这句话后,悉业往广明看去:“恭喜你,之前的训练算是有成效了吧?”听到悉业这话,广明只有尴尬地笑了起来。“我想问一件事情,可以告诉我吗?”“当然啊,只要我晓得。”“……谁是这个世界中最了解爱情的人?”否定的爱情有些事情,是悉业无法理解的。那就是情感,尤其是属于正面的情感。悉业多少懂得人心的贪婪、占有、恨、怒、执迷、骄傲、忌妒……这类的负面情感他都可以察觉,但有一种感觉,他却始终无法深切体会。那就是一种单纯正面的情感,无私的爱,毫无一丝负面的绝对情感。而当听到女子说出那些话的时候,悉业隐约感觉到了什么,而为了更清楚的了解,于是他问出了那个问题来。而依照着对方的回答,一行人离开了学校。然而,在前往女子所言的目的地路上,却遇到了一个意外的插曲。照着女性所画的简易地图往前走去的三人,正打算要越过一条马路时,却遇上了一群游行中的队伍。只见游行队伍大约有百来人,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旗帜、标语,有的人头上还绑着布条,用扩音器高声喊着一些听起来不甚清楚的语句。“是抗议的队伍吗?”黑色回忆好奇地朝那边望去,这才发现到,游行队伍手中的旗帜,竟然写着相当耐人寻味的标语。“反对恋爱存在”、“人类不需要爱情”、“反对社会重视爱情”、“把爱情踢出世界”……之类的标语。“……我应该没看错吧?”愣了数秒之后,葛叶指着前方的队伍这么问着悉业。“应该没有……否则就是我们都看错了。”“那……为啥这种东西都可以抗议啊?”“因为有人认为那是对的,所以一定会有人认定那是错的。”正当悉业才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游行的队伍,也朝着悉业等人的方向走了过来。原本以为,对方进行着自己的游行,只要不去干涉他们就不会有事,但谁知,他们却是朝着这边走来。“……他们好像往这边走过来了耶。”当葛叶注意到乃至于说完这句话时,对方却已经来到了悉业等人的面前,并且将其去路挡住。那群人,有男有女、有高有矮、有胖有瘦,年纪从十几岁到三、四十岁不等。令人讶异的是,他们都有一个奇特的共通点,那就是非常的不注重自己的仪容。且不提他们的相貌,但是他们多半在衣着上显得十分邋遢,明明可以显得整齐的头发,往往显得凌乱,上头还可以见到因为长久未曾清洗而来的油垢与头皮屑。服装上也相当的难以恭维,不但称不上是好看,甚至连适合都称不上。感觉起来,给人一种仿佛是刻意要显现出这样状态似的。“你们打算怎么样?”看着眼前这群人包围着自己却不发一语,悉业用平静但却冷冰的语气如此问着。然而,他们并没有回答,只是高举着牌子,用一种很奇怪的怒气看着悉业。“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人,我们才会被社会排挤的!”突然,有个男子指着悉业大吼着。“我们这种人?我们是哪种人了?”“嗯……两个人类跟一个妖怪,好像不能算在一块吧?”黑色回忆半开玩笑地说着,当然,对方并没有心情笑。“就是有你们这种情侣,所以我们这些不谈恋爱的人,才会被排挤的!”男子如此说着,同时将手指着前方的悉业与圣音两人。一瞬间,悉业愣了一下,随即理解。而圣音则是皱了眉头,接着不禁微微露出了窘困的尴尬神情。原本,圣音还想解释一下自己跟悉业并非是情侣的,但是对方哪里会听她的?顿时之间,两人仿佛成为了众矢之的,仿佛一切的罪过都在两人身上。然而,在这同时,悉业等人也因此整理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眼前这群人,是抗议这社会的一种错误价值观而来的,他们抗议,这个世界太重视爱情,好像没有谈过恋爱,或者是不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的人,就没有社会价值一样。简单的说,若是在其他世界,眼前这群人大概就是在反对“用考试成绩来决定命运”之类的议题吧。只不过,虽然这群人的立意算是合理,可是却找错了对象。正确说来,他们也不打算找对对象,因为他们只是想发泄,发泄自己认定受到别人压榨的痛苦。然而,大概是因为被骂的悉业等人,脸上并没出现生气或痛苦等之类的反应吧,这样骂人的人感觉很没有成就感,渐渐的,也就稍微冷静了下来。“……我对这些事情不大懂,但是……为什么要否定爱情?”“因为爱情这种东西根本就是种歧视!”头上绑着“情侣去死”的带头男子,毫不考虑的回答着。“爱情这种东西,根本是部分人才能够得到的权力,得不到的人只有被歧视的分。”当带头男子那么说完后,其他人也不禁同声附和了起来。“女人都只喜欢有钱人和帅哥!”“男人只会选择漂亮的女生!”“爱情根本就只是欲望!”“没错,爱情只是个愚昧的行为!”众人一个接着一个的,诉说着自己的感受。“……其实这些人,根本就是因为吃不到葡萄而说葡萄酸吧?”葛叶不禁喃喃说着,幸好这话并未被听到,否则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。“怪了,你们这些人,既然都因为没有伴侣而来抗议,为什么不干脆凑成一对算了?”黑色回忆不禁提出了这样的提议来,然而,这一瞬间,眼前男女们都露出了嫌恶的眼光。“因为对方不够好……是这样子的吗?”察觉到了对方神情所传达的想法的悉业,缓缓说出了这个答案来。确实,即使这些抗议的人,唾弃那些看重外表与金钱的男女,但其实自己也在意着那些东西。“其实你们也是想要找个帅的或者漂亮的情人,对吧?”“谁……谁说的?我们是注重心灵的!我们不会像他们一样,只注意外在事物!”“那刚好啊,你们的想法相近,应该很容易了解彼此。”悉业轻描淡写的这么说着,但却让眼前这群人是无话可说。“不……不要跟我们耍嘴皮子!反正我们就是要反对你们这些情侣到底!”突然,带头男子高喊着,一瞬间,打破了原有的僵局。“好容易被煽动的一群人啊……”看着眼前再度摇旗呐喊的人们,黑色回忆不禁有些无力的这么说着。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。”突然间,圣音说出了这句话来,那是极为清脆、平静却又清晰无比的声音。这样的一句话,让众人渐渐稍微的安静了一些。“其实……你们都没有真心的去爱过别人对吧?”“你说什么?谁说我们没有的!是她太肤浅,无法接受我!”突然,后头有个男子这么回答着,并且简述了他的故事。他原本喜欢着一个女孩,一个总是会微笑跟他打着招呼的女孩,为了女孩,他每天都会跟在对方的后方,尽可能的为她做一切事情。女孩身为学校的体育股长,他就每次体育课时早到帮她借球。女孩为了学校校庆需要去买东西,他就会事先前往那里,画好地图告诉女孩该怎么走,他自诩自己为了那女孩尽心尽力,然而那女孩却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,跟另外一个男生交往!“你们说说看!难道我不爱她吗?我没有为她尽心尽力吗?但是那婊子还是选择了别人!”他大喊着,脸上充满怒气,一旁的人则是不住的点头,然而……“如果真的爱一个人,会因对方的不回应而痛苦吗?”圣音的一句话,让那人哑口无言。“总是用自己的方式对别人好的行为,真的叫爱吗?还是把自己喜欢的事物强压在他人身上?整天算计着自己为别人付出多少,所以希望别人有多少的回报,那样的人,不如去找妓女,而不要说那是爱!不试着先去爱人的人……是不可能被人所爱的。”圣音的话难得如此凌厉,让众人毫无招架之力。对话并未继续下去,悉业等人离开了抗议的现场。那群人也没有醒悟,当圣音离开之后,抗议依旧持续下去……终极的爱情终于,一行人来到了目的地。但却没想到,所谓的目的地,竟然是一座如公园般的地方。半圆形的广大公园,里头种满了翠绿的植物,小孩子在游乐设施中嬉戏。从大门口进去,有一座女性的雕像,雕像旁边摆了许多长板凳,有个老人就坐在板凳的上头。“我女儿刚刚通知我,说有个人想来问我一些事情,看来应该就是你们了吧?”当看到悉业等人走近,老人缓缓抬起头来,露出了慈祥的微笑。一瞬间,圣音不禁微微诧异,因为老人给自己的感觉,竟然与自己的师父密日相当的神似。同样是那样的微笑,了无牵挂,但却又心系苍生,一种看了后,会忍不住流下感动泪水的笑容。“她是你的妻子,死了?”悉业注意到,一旁雕像下头的字,同时也理解到了老人与此地的关联。尽管这样问似乎有些唐突,但老人却没有一丝的不悦。“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吧……有座无人岛,你确定你与你所爱之人无法逃出,但是她却早你一步死了,活下来的你,该怎么办呢?”“……我不知道。”思索了一阵子后,悉业这么回答着,因为在关于这种事情的问题上,不了解且未体验过爱的悉业,确实无法体会那些情况。然而,悉业的回答,不禁让葛叶有些讶异。“哇,我还以为你都晓得耶!之前有别人问问题,你都能回答的说!”“如果我什么问题都晓得,为什么要寻找乐园呢?”悉业平静地说着。“不然你自己来回答看看嘛。”一旁的黑色回忆则对葛叶的话显得有些不服气。“嗯……我应该会选择继续活下去吧。”“选择活着……可能只是自己不敢死。”“那……跟个心爱的人一起死呢?”“那也可能只是因为害怕寂寞。”“那……总不能把自己打得半死不活吧?”说着,葛叶叹口气,放弃了回答的打算。看了看众人一眼,确定没有人要回答后,老人于是接着说了起来。“这是我的妻子以前曾经问我的问题,她好像是从某部小说〈注一〉中看来的吧,那时候我思考了很久,但始终得不到答案,当然,那时候的我,大概也不觉得答案有多重要。”说罢,老人轻轻叹了口气,但那并非无奈,而是单纯的感慨吧。“那时候总觉得,两人在一起必然是永恒,十年,二十年,甚至是百年,都该理所当然,然而……就算天长地久,也是有尽的时候啊。当回头发现到时,时间已经所剩不多,而过去多长久的时间,如今回想,也只是一瞬间的回想罢了。”老人的语气满溢着情感,倘若是情感较为丰富的人听了,只怕早已经潸然泪下了吧。“我的妻子五年前死了,我曾经试过要自杀,但却害怕死亡,也想要忘记她活下来,但是又做不到。不敢自杀又忘不了她的我,总觉得自己很无能,根本是个没有价值的人,但在那时……我想起了那个故事,并且得到了自己的答案。”“答案是什么?”悉业忍不住这么问着,他的脸上,写着难能可贵的“焦急”两字。“爱是一种真理,任何人都有资格得到,也不随任何状况改变而改变。我爱我的妻子,不是因为她年轻时的美貌,不是因为她成熟时的身材,不是因为她的聪明,不是因为她的温柔……“即使舍弃可以舍弃的一切,我还是爱她……她胖了我爱她,她瘦了我爱她,她老了我爱她,她病了我爱她,她死了……难道我就不爱她吗?”“可是……已经死了的人,要怎么去爱?”“她喜欢花,我盖了这座种满花的公园,后面的幼稚园与小学也是我盖的,明年国中部也将招生了,我打算要用自己领悟到的事情,来传递给学生们,让他们知道另外一种新的爱。”“即使这样做……”“认为没意义吗?其实我也曾经怀疑过,但是所谓的真爱就是真理,既然是真理,就是每个人都同样的。“只要是真爱,不管拥有的人是谁,不管所爱的人是谁,那都是一样的,只要这真理传播下去,我对我妻子的爱,还有其他人对其他人的爱……都永远不会消灭。”老人的这番话,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类所能接受的范围,但是圣音与悉业却可以有所感知。爱是真理,而真理是唯一,每个人都拥有着“同一个”真理。那真理不会随着时空环境改变,不管对方的外貌变化、年华老去、个性改变、身分地位、生或者是死,甚至于……所谓的个体与群体的差异。对老人而言,爱这个世界,爱其他所有人,都是在表达自己对妻子的爱。“您希望……这世界会变成如何呢?”“这个嘛……大概是每个人都可以学习彼此爱着彼此,不管对方是亲人、朋友、仇敌甚至是不认识的人。”回答完圣音的话后,老者开朗仁慈的笑了,但圣音却不禁流下泪来。大家都喜欢说我爱你,但是到底该是“我”爱你呢?还是我“爱”你?注一:这里所指的“某部小说”,书名是《世纪末之诗》。

,,可以赢钱棋牌游戏排行榜
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